退居幕后的陈天桥:盛大独一无二的国王

AG视讯平台

或许是受了年少成名的负累,陈天桥31岁那年成为中国互联网风头最劲的人。那时候他直率犀利,愿意坐下来和媒体分享他对商业的洞悉、预判和他的理想。2009年之后,他开始不接受任何采访,得罪了很多人。他不在乎,也很清醒,“这种所谓风头、所谓上台和下台,其实不是别人让你上台,是你的内心把你弄上去的。”他回顾说,“2009年前两年才是我最痛苦的时候,无数的记者要采访你,无数的奖金、奖项发给你,无数的颁奖仪式要你出席,无数的演讲要你去。但我很自豪的一点就是,我顶住了这块,我按照我设计的人生,逐渐从台前后撤。”

伴随着陈天桥的变化与盛大的转型,盛大频频处于舆论的旋涡中心,其间既有对盛大转型的揣测亦有对陈本人的追问。对于一个快速崛起的公司,施以大规模的扩张,在看似一点点靠近的时候却距离最早的初心越来越远。他最早提出极具开创性的战略、计划,却没有足够的耐心与信任等他们开花结果。他极力避免家族企业可能带来的硬伤,频繁引入职业经理人却做不到真正放手。

实际上陈天桥也一直在尝试着摆脱外界对盛大的质疑。这种摆脱更多地体现在陈天桥尝试将盛大打造地更加规范与科学。在盛大上市到大型并购再到最终的私有化全过程里,陈天桥特别着意地引入了诸多职业经理人打理盛大,但是结果似乎都并不那么完美。善始善终的最典型代表是唐骏,唐骏在盛大期间对自身的界定是“陈总不管的我都管”;伤别离有如李善友,从创始人变身职业经理人后与陈天桥就酷6的发展方向发生激烈分歧,最终挂靴而去。据不完全统计,自2010年至2012年10月的34个月内,盛大系共有22位离职高管。其中不乏并购企业的创始人、跟随陈天桥出生入死的“老人”。这种过于频繁的离开一方面归因于盛大的战略调整,另一方面,有一种声音认为与陈天桥的家长作风不无关系。

在一前盛大资深员工看来,盛大在上市之后,陈天桥一直努力尝试用一种科学的态度管理盛大。但与此同时,在一个家族企业向规范上市公司的转型中,也无可避免地带着陈天桥本人的烙印。比如“讲道理”是盛大文化的核心。但是“讲道理”有陈天桥式的附加条件,需要“准确的数据,严谨的逻辑,规范的民主与负责任的独裁”。从企业管理的层面来讲,陈天桥的想法并没有错,但是在一个家长作风更盛的企业,执行和落实的难度可想而知。

管理方式上的家长作风,反映到盛大的商业体系里无可避免地呈现出一种“陈天桥”依赖症,其余的人更大程度上扮演执行者角色。对于陈天桥本人来说,其实也是一种负累。当他精力所限,无法让越老越庞大的盛大按照自己的设想运转,随之而来难免不断暴露越来越多的问题。关于所有的质疑,陈天桥亦有自己的委屈,“如果要说风头正劲,我该劲的我已经都劲过了,所以一般人按照他的想法把我放在一个位置上,似乎陈天桥要永远这么走下去才是正确的……”对陈天桥有一种评价对于接近客观,“他不愿意仅仅是一家游戏公司,当被填充进来的收购业务遭遇他此前没有预料到的困难时,他所表现的又只是他精明而现实的一面”。

陈天桥曾经设计过自己的“退休生活”,“最终肯定是从盛大离开,就像惠普、像迪斯尼一样,创业的人是不可能在一个企业百年地待下去的。”做慈善是他的另一个构想,“做出一个盛大我觉得已经很了不起了。但是我可以用我的资金、用我的精力和经验去帮助这些能够为中国提高国民素质的人。”而后者可能更接近于他现在投资人的角色,不同的是资本用以逐利。

实际上,陈天桥是停不下来的。陈天桥仍然是盛大独一无二的国王,他会通过视频坚持每周参加公司的业务会议或者培训,而现在培训主题更多地集中在投资与金融上。

来源:中国经营报